※ 引述《qpwo1793 (qpwo1793)》之銘言: :

請問如何教導小孩羞恥心?

: 我姐的小孩已經四歲了,被罵或被罰站的時候總是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令我非常火

: 大!(例如邊罰站邊玩邊唱歌...)

: 怕這樣以後會變得很油條,請問媽媽們如果遇到這樣的狀況會如何處理?

 

 

不是媽媽,是老爸。 今天本來是來找一下幼稚園的資訊,剛好看到。
家裡孩子多,母親以前也有在幫人家帶孩子,
斗膽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教育方法: 我有幾句話從來不對孩子說,
其中一句話是: 「你xxxxx,羞羞臉!」、「別人都xxxx,你還xxxx,羞羞臉!」
理由是,這些話講了,不僅無濟於事,而且其實隱含了比較跟歧視的味道。
我想,沒有人喜歡被比較,比較只是為了滿足虛榮心而已。
所以請別把「連你自己都不喜歡的東西,還要孩子承受」
或者是,「連你自己都辦不到的事,卻要孩子作到」


孔曰:「行己有恥,使於四方。」
「恥」字從心,因此重點不是在於只讓他們耳朵聽,而是在心裡的認同,
除了心裡的認同外,還要加上習慣的培養跟父母長輩的身教。
絕對不是單純用一些惡毒的冷言酸語可以培養起來的,
長久的惡毒言語就像是慢性毒,每天一點一滴的傳達負面能量給孩子,
久而久之,孩子就會自然的學會了如何用惡毒的話來傳達攻擊
父母自己都不懂得什麼叫「恥」了,孩子怎麼又學的會呢?


舉個例子來說, 女兒是金牛座的,純純粹粹的金牛,對事物會有異常堅持的那種。
大約兩歲左右,一哭鬧起來,太太總是會投降,因為女兒非達目的不會罷休。
有一天,當她又在哭鬧時,妻請我處理(本來是希望我揍她),
但我靈機一動。 我學著她哭鬧的樣子,並且咿咿呀呀的說著不清不楚的話,
她馬上停止哭聲,好奇的看著我,我問她:「你聽的懂我說什麼嗎?」 她搖搖頭。
我就跟她說:「所以你在哭時,我也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」
我重覆了幾次那個動作,然後跟她說:「你哭的時候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
幾次下來,現在當她在哭時, 我都會先讓她哭一陣子(發洩發洩嘛!),
然後再問她:「你好了嗎?現在想跟我說了嗎?」 她就會馬上止住哭泣,然後清楚的告訴我她想幹嘛。
也因為這件事情,讓我發現,其實跟孩子的溝通,好像是有方法,

 

只是你不能把她「太當作大人」,也不能把她當作「不當作大人」。

 

孩子的犯錯,有時候是來自於他不知道這樣是錯的。
就像是很多媽媽喜歡在大庭廣眾,光天化日,不顧眾人目光的在公共場所, 把孩子剝個精光,直接換衣服。
因為那些媽媽總會覺得,小孩子「哪裡知道害羞?」,
但弔詭的是,你既知道他們「換衣服不知道害羞」,又要他們知道「你丟不丟臉啊?」
各位不覺得根本就是父母有人格分裂嗎?

因此,第一步便是要讓孩子「知道」作錯了。

這個講起來簡單,作起來難。

 

因為大部份的父母,會用以前父母對你的那套,我稱之為「一個口令,一個動作」的 誡命訓示。
但各位自己摸著良心說,從小到大當父母在對你用這套時,
你是真心誠意反省認真改過, 還是表面裝的痛哭流涕,其實心裡想著:「是唸夠了還沒?」 一點屁用都沒有。
相信很多版爸版媽們,正在用這種沒屁用的方法在重演歷史。
要如何讓孩子真的「知道」自己的行為是錯的, 個人所用的方法是「體驗」。
與其你對他講100句話,倒不如讓他親身體驗一次。

 

BUT, 這個方法,也同樣的考驗著父母:
1.是否能狠下心來作到。
2.父母自己也該說到作到,特別是對孩子的承諾,應確實遵守。

 

舉幾個實例說明: 我家的孩子,都必定會經歷過一件事,那就是燙傷。
孩子總是對火啦、電啦、刀具這些東西特別好奇, 就算你講破喉嚨,小孩就像是飛蛾一樣,
總是喜歡往那些危險物品去碰,

 

因此,我的具體作法是:
1.先告訴他那是燙的,會受傷,反覆叮嚀(通常是用剛煮好的湯鍋)。
2.孩子如果(通常,或根本就是always),還是硬要去碰。
3.我就會抓著他的手,用他手背的地方,去碰湯鍋,大約1秒。
4.疾言厲色的告訴他,這個東西會讓你受傷,會痛,問他:「會不會痛?」
5.以後遇到危險物品,只要抓著他的手靠近,他一定會掙脫逃走。

 

我是覺得,與其讓孩子去玩電啦、刀啦、火啦受到難以承受的傷害,
倒不如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,讓他知道那些東西有多可怕。

 

再舉一個例子, 大家都知道,要讓孩子知道收玩具重要性的方法,就是丟玩具。

 

但比較傷腦筋的是,遇到那種喜歡「破壞」別人玩具或成果的孩子時,該怎麼辦?
我外甥現在五歲,寶瓶座,天生的破壞狂,之前總喜歡把姐姐妹妹的玩偶肢解,
或是當人家在玩拼圖時,故意把拼圖弄亂。
我哥喜歡搜集玩具,有一次便和他串通, 送給外甥一台小型搖控車(約軌道車大小的那種),
我哥還告訴他:「因為你很乖,這是給你的獎勵。」
他當下高興的心花怒放,還到處跟人show大舅舅給他的禮物。
當他很高興在玩的時候,我就一個箭步衝上去, 一腳踩爛那台車。
果然,他零時間差放聲大哭。
我拿出之前被他肢解的玩偶,問他:「那你覺得姐姐會不會很難過?」 他點點頭。
邊哭邊問我哥:「車車能不能修理?」
我反過來問他:「那你先幫姐姐把娃娃修好。」

 

他很委屈的跑去他媽那想要取暖,反而被我妹推開,並且要他去跟姐姐道歉。

 

直到現在,我沒看過他再破壞姐姐的玩具。


第二步,是作到「重視承諾」及「賞罰分明」。
說到要作到,其實考驗的是父母的執行力。 答應過的事,一定要作到,這是父母該對孩子作出的承諾,
反之,作不到或是不確定能不能辦到的事, 千萬別為了一時之便,或是為了敷衍,就隨口答應孩子。

 

答應孩子明天帶他去看大象,就別拿電視或玩具的大象來唬弄他, 所以我們去了動物園好幾次......
同樣的,跟孩子說過的規定,也一定要執行。

 

跟他說「你不吃飯,就到明天都不准吃。」 那麼不管他再怎麼求你哭鬧,
就是跟他說「明天再說,你自己說不要吃的」。

 

千萬不能心軟,幫孩子找藉口。

 

 

第三步,是以「協商」代替誡命。 家庭不是軍隊,
我一直認為,讓「他自己知道該作什麼」比 「父母告訴他該作什麼來的重要」,
我喜歡讓他們自己來決定他們該作什麼事, 甚至,包括讓他們決定,他們該受什麼處罰。
那天,女兒因為來不及上廁所,不小心尿在了廁所門口(失禁?XDDD), 晚上他便自己來找我「領賞」。
附帶說明的是,不管是她尿在地上或是打翻東西在地上椅子上, 我都會要求妻讓她自己善後,
就算是自己善後,還是得來「領賞」。 我問她:「你覺得該怎麼處罰?」
她想了一想:「拔拔手手打一下。」(意思是不動刑具,我用手打)
我回他說:「不行,你是姐姐了,是小朋友,小Baby才偷尿尿,不能只打1下。」

 

我很堅持,父母所有回答都必需附理由。 討價還價一陣子後, 她突然說:「那我明天不看卡通。」
坦白說,我當時有嚇一跳。
我問他:「你確定? 一整天喔!」
她說:「好像有點確定。」(她最近講話很流行加「好像有點...」)
我又問他:「那你偷看怎麼辦?」
她說:「讓拔拔用棍子揍。」
我就跟他打勾勾,並且重覆了他跟我的約定。

 

隔天是星期天,我因家中有事要回桃園,把他們母女倆放在妻娘家,
妻後來告訴我說,一整天他都跟外公在看Discovery跟新聞,外婆要偷轉卡通給他看, 被她拒絕。


第四步:看懂孩子的微表情(micro expression)

別用情緒來教孩子 孩子不見得會把想法即刻用嘴巴講出來,
因為他們可能還不懂不會不知道該如何來 表達他們的情緒及想法。
所以往往用哭鬧、逃避、或憤怒來表達他們的情緒。

 

子曰: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

 

每個人從小到大一定有那種被別人,父母也好、師長也好、同學也好,用那種莫名其妙 的情緒轟炸,
自己覺得何其無辜的狀況。 別用情緒來對待孩子,
這也是為什麼我很堅持,父母的回答跟處置都要附理由,
沒有「本來就是這樣」或是「就是這樣」這種事。
我女兒之前也有在挨罵時,眼睛會四處飄來飄去的習慣。

 

我的作法是,故意在跟她說話時,不看她,讓她生氣。
然後跟她說:「爸爸在說話時,你不看我,我也會生氣。」
之後,每次要跟她說話前,都確定她眼睛看著我,才跟她說,不然就停下來。
一陣子後,他就習慣了。
很多動作,與其每次在那耳提面命三令五申,倒不如直接建立他的習慣,比較快。

 

第五步:很重要,讓他知道你愛他。
我每天一定會告訴她,我愛她,就算再忙,在加班到很晚(我常工作到1~2點才返家),
在她睡前,也會打個電話給她,跟她說我愛她。
我父親是那種傳統父親,只負責工作賺錢、罵人、跟小時候揍我們的那種。
我哥跟我父親就像是貓抓老鼠,王不見王,雖然是住同一屋簷下, 但一個在樓上,一個就跑到樓下。
我哥就曾跟我說過:「他覺得父親不愛我們。」
天底下哪有那種不愛自己子女的父親呢?
但話又說回來, 如果有一個人每天罵你、弄你、欺負你、對你冷嘲熱諷,
你在找工作時,說你沒用,連個工作都找不到。 找到工作,說你不上進,只安於現狀,
你在家,說你每天宅在家,沒競爭力, 你在外面忙,說你是不是覺得家庭沒溫暖,不想回來就別回來,
甚至是以前有揍你,霸凌你的完整記錄。 說他其實很愛你,你相信嗎?
媽啦! 是演什麼中二的少男少女漫畫,還是民視三立連續劇嗎?
我到現在還記得,我在高中聯考前夕熬夜拼命K書時,
我父親衝進我房間, 用很尖酸的語氣罵我:「你是在假認真什麼?」
然後衝到客廳,直接把總開關,整個關掉。
所以那陣子,我都摸黑用手電筒看書。(幹~有夠像古人,螢囊照書咧)
之後,高三時藉口住宿(其實我家騎腳踏車到學校,不超過15分鐘),
大學負笈台北,工作、結婚,便都在台北努力(其實是逍遙)。
直到為人父後,年歲漸長, 才開始明白,當年父親只是不知該如何表達,
選了一個最傳統,也是最笨的方式,也就是打罵、訓斥、嚇責的手段
可是,長年以來的陰影,卻是怎樣都揮之不去的。


所以我要求自己,每天都告訴我的孩子,爸爸很愛他。
就連在處罰他們的時候,也告訴他,爸爸真的很愛他。


每個處罰結束後,我都會再檢討自己, 是不是非要動到處罰不可?
能不能想些方法,讓她們不必被處罰就達到所設定的目的?
處罰的方式,能不能不要使用暴力,而用其它方式達到目的?
處罰會不會罪責不相符? 唉~養兒方知父母恩,當父母真的是很難。

 

-- 題外話, 我一直有計劃性的訓練孩子看戲, 跟訓練他定性什麼的無關, 單純是爸爸愛看。
現在四歲女兒已完成了五部電影,其中一部是前年上映的悲慘世界,二個半小時,
OK。 去年年底帶她去挑戰看舞台劇《天堂邊緣》,也是Safe。 我想可以準備挑戰更高難度的東西了。

 

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ww.ptt.cc/bbs/Preschooler/M.1433150852.A.821.html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墨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