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李翠卿  出處:親子天下




育有一兒一女的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,
跟一般的企業家老爸很不一樣。 其他企業家無不處心積慮
安排子女在家族企業接班,但戴勝益卻完全不做此想。 王品是國內
最大餐飲連鎖集團,除了王品牛排以外,旗下事業體還包括陶板屋、
夏慕尼、西堤牛排、原燒、聚北海道昆布鍋等多個品牌,兩岸店數逾
百家,年營業額高達五十多億。 但是,戴勝益卻堅決不讓子女進入
他的餐飲王國,不要說是「接班」了,連去任何一個事業體「上班」
都不行。 他不只擋了他們的「前途」,甚至還斷了他們的「財路」
。明年王品股票即將掛牌上市,戴勝益瀟灑宣布要捐出個人八○%的
財產做公益,只各留五%給兒女,而且還設下三十五歲才能動用的限
制條款。 他並不打算讓王品變成一個家族企業;他的孩子,只是「
戴勝益的兒子女兒」,絕對不會是「王品集團的少東、公主」。 王
品這座江山是他自己白手起家打下來的,如果孩子們也想要一座大好
江山,那麼,不好意思,請自己努力。 Q你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父親
?教養哲學是什麼? A我很民主,對小孩幾乎是寬容到極點,對我來
說,小孩子只要不犯法,做什麼都可以。 我的教養觀跟一般家長不
大一樣。很多家長逼著小孩補習、做功課、學很多才藝,但我觀察,
很多家長要孩子學東西,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小時候的遺憾;而很多被
硬逼著學這學那的小孩,長大以後的表現反而比較平庸。為什麼呢?
因為他忙著應付父母的期望,根本沒有空閒去發掘自己真正的興趣。
 我的小孩一開始都沒學才藝,我也不讓他們補習,等到他們發現自
己的興趣時,他會自己來說。像我女兒是在小五那年,才跑來跟我說
她想學鋼琴、長笛;我兒子則是在高中時,發覺自己對電腦很有興趣
,才開始不斷深入鑽研。我對孩子的課業只有一個要求:只要能夠如
期畢業就好,不管排第幾名,我都可以接受。 上課,真的是最重要
的事嗎?我小學六年都拿全勤獎,這張獎狀就像是「貞節牌坊」一樣
,為了得到它,你就不能隨便「改嫁」。於是在小學六年中,我錯過
了太多重要的事:三年級時,我小阿姨結婚,我沒參加;我阿公、阿
嬤過世,我沒去送;我家附近做醮,那是六十年一次的大拜拜,可以
想像那是多麼熱鬧的場面,但我也未能恭逢其盛……這些事後回想會
讓人遺憾萬分的事,六年來大概有十幾件,而我卻為了那一紙無聊的
「貞節牌坊」,全都錯過了,這值得嗎? 所以我很鼓勵小孩請假,
只要家裡有需要家族成員參與的事:旅遊、聚餐……沒問題,儘量請
假;就連公司開股東會,他們也可以請假旁聽;甚至只要他們感覺今
天很想去爬爬山,也可以請假。他們兩個在班上功課沒拿第一名,但
請假次數都是第一名,請到最後,老師還打電話問我:「戴先生,你
是存心跟學校作對嗎?」其實我不是要跟學校作對,只是覺得應該要
把時間花在真正有價值的地方。 我公司現在也是這樣辦,公司員工
只要有重要事情,什麼老婆生孩子、小孩畢業典禮、母姊會,都可以
優先請假,人生的關鍵時刻,絕不可缺席。 Q你有刻意幫子女規劃或
引導他們未來的生涯嗎?

  A我給他們的刻意規劃就是:徹底斷絕他們的後路。早在十幾年前
,王品就訂下了「非親條款」,所有幹部的親人都不得進王品工作。
我連他們去王品旗下事業打工都不准。拜託!哪個店長敢使喚董事長
的兒女啊?那打工有什麼意義?還壞了店裡的規矩。 前不久,我又
決定把八○%的個人財產捐出去做公益,僅留給他們各五%,而且要
到三十五歲以後才能動用。這下徹底斷絕了他們繼承家產的退路,這
樣才能逼出他們的潛力!不然他們就會覺得自己橫豎有靠山,不用努
力也不用掙扎,甚至不用去「想像」自己以後要做什麼,反正只要回
去當王品的繼承人,坐著吃、躺著吃,甚至當植物人都可以活下去,
幹嘛還奮鬥?

  Q你這種「斷絕小孩後路」的做法,跟你個人的人生經驗有關係嗎

  A我先講一個故事。我小時候家裡養了一隻雞,但我媽從不餵牠,
每天早上把牠從雞舍放出來,牠就「咯咯咯」叫著、抖擻羽毛跑到後
山去覓食。因為運動足夠,牠的肌肉結實、雞冠鮮紅、羽毛有光澤。
後來,我媽把這隻雞關進穀倉,從此那隻雞每天只要吃飽睡、睡飽吃
就好,但是牠反而變得垂頭喪氣,不再活蹦亂跳,沒多久就生病死了
。 你覺得,小孩做穀倉雞,還是做放山雞好?如果小孩變成穀倉雞
,那不是小孩的錯,是父母的錯。 我幼時家裡很窮,但國中以後,
我爸的製帽事業逐漸上軌道,家境變得很好,偏偏我爸又沒「斷絕我
的後路」,於是我從一隻放山雞,變成穀倉雞。我念台大中文,中文
系的學生出路比較窄,班上同學都很有危機意識,為了前途轉系、輔
修什麼的,只有我一路混到底。反正我畢業後有三勝製帽可以待啊,
怕什麼?我一直到三十九歲孑然一身離開家族企業,另起爐灶創業,
才開始發揮自己的潛力,積極求生存,從穀倉雞又變成野外的放山雞
。雖然已經是一隻「老雞」,但那時候我才真正充滿企圖心。 我之
前也掙扎過,要不要捨棄家業自立門戶,後來想到洛夫的詩:「如果
你迷戀厚實的屋頂,就會失去浩瀚的繁星。」 而我,不想要失去浩
瀚的繁星。 我的體會是:一定要讓小孩走投無路,他們才會闖出屬
於他們的生存之道。每次看到媒體上企業後代跑趴、泡夜店、玩名牌
的新聞,我都很不以為然。我覺得這是未富先貴,這種光鮮亮麗的日
子過慣了,以後怎麼可能任勞任怨、苦幹實幹?我不要我的小孩不知
人間疾苦,而要讓小孩知道人間疾苦的方法,就是先讓他們過得很疾
苦。

  Q你怎麼讓他們「了解人間疾苦」?

  A我有很多朋友都把小孩送去念私立的貴族學校,由司機開著黑頭
大轎車接送上下課,同學的爸媽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但我的孩子國
中以前,都念最普通的公立學校。我女兒國中時,坐她附近的同學,
有爸爸當水電工的、媽媽在菜市場賣滷味的,也有同學下課後必須去
打工貼補家用。我要我小孩接觸的社會是庶民社會,而不是上流社會
,我希望他們了解,那才是大多數人真實的人生。 我對孩子很寬容
,很少給他們訂規矩,但我不會讓他們過得太舒服。我兒子女兒一直
到高中,每個月零用錢都只有一千塊,他們如果遭遇什麼困難,通常
我也是袖手旁觀。我兒子以前曾跟同學集資了一千美元,想在網路上
買電腦,賣方遠在印度。我心想,這八九不離十是個騙局,但我沒說
破,眼睜睜看他把錢匯出去被騙,之後也沒幫他善後,他就自己變賣
身邊的東西籌錢還給同學。我就是要讓他經歷過慘痛的教訓,他才會
知道什麼叫做「陷阱」,這是一門寶貴的功課。 他們兄妹倆出國念
書,我事先都沒協助他們申請學校、安排住所;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
送他們去機場,給他們一張「留學生活須知」,之後就讓他們「自生
自滅」。我女兒到了紐約以後,自己查資料,跟七所學校交涉,爭取
面試機會。雖然英文不太通,但憑著筆談、口談、比手畫腳,竟也讓
她弄到一所學校念。解決問題本來就是一種學習,若我什麼都幫他們
弄好,甚至還親自帶他們過去,那他們要學什麼? 我告訴他們,出
國讀書的目的有四項:文憑、語言、國際觀,以及獨立解決問題的能
力。我不要求他們念什麼名校,只要是教育部承認的學校就好,功課
也只要「能畢業」就好,所以,我叫他們不要整天待在圖書館,要擴
大視野,多體驗文化、多結交形形色色的朋友,深入當地人的家庭
這些都比功課還要重要。

  Q你的孩子遇到困難,難道都不會跟你求救嗎?

  A我很少幫他們收拾殘局,他們早已「習慣」,所以很少求救,因
為求救也不大有用。我兒子當兵時在官田新兵訓練營服役,除了要煮
飯、整理靶場,晚上還要站衛兵,很操。他常傳簡訊跟我訴苦,說幾
乎沒有時間睡覺,累得快瘋掉,「爸爸不是很有辦法嗎?怎麼不想辦
法讓我調單位?」 我一直都不理他,只是勉勵他要忍耐、這是濃縮
的學習,直到他退伍前三個月,我才去找他的指揮官。指揮官一看到
我的名片,肅然起敬問我:「有何貴幹?」我說:「貴幹是沒有啦,
只是聽說我兒子快被你操死了。我是來感謝你的,當兵就是要操才好
,如果你這裡很涼,我就想盡辦法把他調走了。」 當天晚上,指揮
官找來官田地區的鄉紳辦桌歡迎我。之後就把我兒子調到軍官室修電
腦,不用戴鋼盔、打綁腿,還有自己的寢室,讓他最後的當兵生活過
得比較爽,不過也只剩三個月了。 我之所以退伍前三個月才去「關
說」,是為了讓兒子覺得,這個老爸其實有在關心他,既然「訓練效
果」已經達到了,我也不好做得太「趕盡殺絕」啊,哈哈哈。

  Q你覺得你的孩子跟一般養尊處優的企業二代有何不同?

  A他們真的比較有憂患意識,我兒子早在高中時,就已經開始用一
種「如喪考妣」的態度來摸索自己的人生。爸爸這樣「無情無義」,
以後真的要靠自己欸,不緊張點怎麼行?他對電腦很有興趣,高中畢
業時,就辛辛苦苦去考了一張 CCIE(Cisco Certified Internetwor
k Expert)證照。這張證照很難考,他年僅十九歲就考上,是考上這
張證照最年輕的華人。我問他:「你考這張證照幹嘛?」他回答:「
啊你都斷我後路了,我要自己想辦法啊!」 我兒子女兒現在在紐約
讀書,每一次我去看他們,他們都跟我講很多未來想做的計畫。他們
這麼有想法,都是因為我斷他們後路,他們得自力救濟啊。 他們對
物質缺乏的容忍度也比較高。我去年寒假去紐約看他們,我女兒還是
拎著她在逢甲夜市買的、一只不到台幣五百元的大包包。她敢在紐約
這個時尚大都會,這麼理直氣壯、毫不自卑的拿著這個夜市包包,有
這種精神,我以她為榮。 我兒子跟他女朋友在紐約登記結婚,連捧
花都自己紮。因為美國新娘捧花很貴,一束要一百五十美元,自己做
成本才七十幾元。登記當天,我看其他人都穿著豪華的燕尾服,只有
他穿著一件四十美元的H&M西裝,裡頭搭一件圓領的素色上衣。因為
沒有領帶,他拿了一支麥克筆現場在衣服上「畫」了條領帶,旁觀者
看了都用力幫他鼓掌,我也覺得我這兒子真有創意!這個婚禮,保證
他一生難忘。 今年寒假他們回來,我把他們叫過來,宣布我的財產
處置計畫。他們其實可以跟我「張」(台語,耍賴)一下,或至少討
價還價、看可不可以提高比例,畢竟法律上他們本來可以各得我一半
財產,但他們都不假思索就答應了。 因為他們知道,我是愛他們才
這麼做的。他們明白,爸爸不給他們財富、不讓他們進公司,都是為
他們好。 畢竟,要有血有汗有淚的人生,才是精采的真人生啊!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墨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